不抽到赫拉格不改。

醉酒。

金钱组。


  阿尔喝醉后,他们才知道他心底究竟在想什么。


  美/国先生的酒量众所周知的好,只不过比某王先生差那么一点。他陪亚瑟去酒吧,后者醉得不省人事,还是阿尔好心扶到家,顺带用亚瑟的名义叫上外卖。按照他自己的说法:“每天晚上我都会吃炸鸡配啤酒啊!还有薯条、汉堡、可乐、火鸡什么的……不过德/国的啤酒很好喝啊!”所以他很少喝醉,醉得问什么回答什么,几乎没有见过,只是寥寥几次。


  这一次他已经开始嘀嘀咕咕说胡话,吧台高脚椅摇摇晃晃,脑袋旁边至少摆着十几个酒瓶,昏黄的灯光照在金发上,这个蓝眼睛的美/国小伙摘下眼镜,往酒柜上丢,额头被汗浸湿,头发黏在皮肤上。亚瑟跟...

北平三两事。

*长篇

*美食、金钱、好茶。

本章主好茶,金钱开头——


王耀没料到阿尔弗雷德·琼斯也会来,这个新兴大国的年轻人,穿着时髦到王耀理解不了,戴个算命瞎子会戴的墨镜,吹着口哨踏进门槛。


他甚至不会说中文,不过也无所谓。


亚瑟、弗朗西斯都不会中文,他们执拗地选择说各自的语言,让衣冠楚楚的翻译员来分别翻译给王耀听;阿尔没有选择带翻译员,他本身就与“肃穆”不搭杠,他只是来看看让亚瑟和弗朗能吵三天三夜的美人儿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

这间偏颇的小屋在北平南角,外头就是最大的一个市场,不过也没多少人选择去市场买东西了。美国的情报局告诉阿尔,这位美人在下午茶时间通常都呆在屋...

摸个AU。

  我兴冲冲穿上夹克衫戴上墨镜冲出门的时候,王耀正在跟我那混账哥哥有说有笑地往前走,在枫叶大道上,风吹起几片枫叶,我当时真的很生气,不是因为他害得我没有吃到汉堡,也不是没有睡够四个小时。于是我冲到他们面前,瞪着王耀让他们分开。



  “……呃,”王耀立刻蜷起胳膊,在我和亚蒂之间来回看,最后在我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说抱歉,茫然地离开了。亚瑟想上去追,眉毛都往前跑,我拦住他不给他走,质问他:“你说了今天我跟王耀玩的!你个混账!”



  他立刻皱眉反驳:“你自己不珍惜怪我?别拦我,白痴!”我没给他走,身高方面我非常自信。我俩一边打架一边往家里跑,我把他...

单边谈话(上)

前几天的🐠。


王耀说,嗐,你们。


王湾跟王嘉龙坐在一起,王濠镜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看书。王湾把头花摘下来丢在桌面上,她凑过去看嘉龙,他在低头用iPhone给亚瑟发消息,王湾白王耀一眼,整个人都靠在嘉龙身上。


“大哥,我……”


王嘉龙话还没说完,王耀翻个白眼转身就走。


“慢走。”王濠镜在两位的注视下说。


亚瑟接到电话的时候,王耀气急败坏,从急冲冲的语气和语速来看,他恨不得让顶级厨师把他给炖了。“我什么也没做……”亚瑟苍白地说,“阿尔明明是主谋,而且,说心底话我们这边媒体宣扬过度,显得你家那儿很不independence……”


王耀沉默...

姑娘戴朵花儿。

我喜欢金钱组——

mg时期的mg问题,俺啥也没映射,我好怕被封号。


王耀进门,一身锐气早被磨得干净。他穿中山装,一板一眼,脸上架副玻璃眼镜,不算厚,权当个装饰品,黑发扎在脑后,也不多长,微微扫到后背。


亚瑟还起酒杯,弗朗西斯才收回自己的右手,握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,阿尔也就看他一眼,盘腿坐板凳上,鼻梁上架个小墨镜,古代算命瞎子喜欢戴的款式,说是潮流。他继续低头摆弄手上刚得到的新奇玩意儿,这牌一翻,咕嘟咕嘟往下接着翻面,花脸变成红脸,红脸变成白脸,白脸变成黑面,最后下面画着条黄色的、匍匐在地的龙。


“祝大家玩得愉快。”


王耀鞠一躬,心底瞧不起,也无可奈何。...

贪心不足。

  


  


  弗朗西斯一直站在门边。首先冲出去的是亚瑟,连句话也没说,随后各位陆陆续续往外,王耀在慢条斯理地整理散乱在桌上的文件,用余光瞥。他站起身,把纸张往包里一塞,抬头看向门边的法/国人:“弗朗西斯先生,有事吗?”


  被提问的家伙也不正面回答,他扎着紫色的发缎,头歪一歪,无所谓地笑笑。王耀拉上拉链,一直以来都是他最后离开,连最为心细的日/本人都没意识到不对劲,弗朗这种表情很常见,是谈判桌上最实用的。他不笑了,“你觉得今天阿尔发表的演讲如何?”


  “如何?”王耀反问。


  阿尔今天的演讲摆明针对他,弱智都能看出来,从很久之前的人权改为现在的...

千山万水(上)

金钱组。


王耀压根没想到阿尔弗雷德的手机密码如此简单。



他们开完无趣的世界会议,很显然他们完全没有对任何提议得到一个统一的问题,除去有关联合国利益和自身利益的问题暂且搁置,其余的问题王耀理都不想理,尤其是聒噪的阿尔弗雷德,这时候应该说全名,但王耀不记得后面是什么了,Jones还是Jhons?谁在乎,这家伙聒噪的嘴和目中无人的性格就是Alfred的代名词。



回到正题,世界会议有两个规矩永远不变:



1、阿尔弗雷德·F·随便什么 一定第一个走出会议室,并且根据年代而定喝着时髦的饮料。...

黑手党AU


金钱/好茶


注意避雷宝贝们



————



    那是琼斯家族的小少爷第一次听到他。



    大少爷风尘仆仆从外地赶回,为了敷衍精力旺盛的弟弟,非常不耐烦地随便讲述一个短篇故事,一边加上“蠢货”的前缀、一边赞叹那个男人,小少爷最后挠挠脸,虽然他真的很想听,但是亚蒂的怒火比起故事来说,还是被禁食汉堡比较可怕。



    困得睁不开眼的大少爷说,那个、北边的华裔王姓家族、那个蠢货大少爷。据说他曾经是中/国的哈……政治犯,逃到这儿来,而...

Tea.

国设

红茶会

洁癖党注意避雷


>>>>>>


  绿茶很烫手,虽然清香味道很好闻。阿尔弗雷德更加喜欢可乐的味道,现在这间房屋原本的主人站在客厅内,泡好的绿茶砸在他脸边的墙上,碎溅的陶瓷片刮得他有些疼,还有几滴茶水在便服上晕开深色的水渍,温度还未降下,有些刺烫。阿尔弗雷德只见过一次亚瑟这么生气,而只有一瞬:当他向他坦白自己内心的欲望,发誓自己会离开他的时候。


  那次亚瑟也在喝茶,拿的依旧是金丝花纹的陶瓷茶杯,边口出是一圈绿色的装饰。他的手敲着桌面,表情一点也不惊讶,只是盯着阿尔弗雷德额头翘起的头发,最后教养更胜一筹。所以亚...

纠缠不清。

红茶会。

洁癖粉注意避雷!

看看时政觉得是时候发出这篇文来辽。


>>>>


  王耀没有来参加会议,让他们很诧异。弗朗、亚瑟齐齐看向伊万,伊万也很疑惑,照常王耀哪怕弃权都不缺席,出勤记录也是满勤。


  会议开始在九点整,也不是只有他们四个,亚瑟没法跟阿尔说话,中/国的代表在悄悄跟翻译说什么。开始后,剩下的内容无非关于中/东地区问题、能源危机与贸易关税之间的问题,结论是他们完全没法统一,总要伤害谁的利益,明面上和和气气,背后阿尔出门的时候撞了伊万一下,差点把自己撞倒。


  “中/国先生为什么没来?”走出门,阿尔在一盆常青树前,双手叉腰站在...

1 / 2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