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抽到赫拉格不改。

北平三两事。

*长篇

*美食、金钱、好茶。

本章主好茶,金钱开头——


王耀没料到阿尔弗雷德·琼斯也会来,这个新兴大国的年轻人,穿着时髦到王耀理解不了,戴个算命瞎子会戴的墨镜,吹着口哨踏进门槛。


他甚至不会说中文,不过也无所谓。


亚瑟、弗朗西斯都不会中文,他们执拗地选择说各自的语言,让衣冠楚楚的翻译员来分别翻译给王耀听;阿尔没有选择带翻译员,他本身就与“肃穆”不搭杠,他只是来看看让亚瑟和弗朗能吵三天三夜的美人儿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

这间偏颇的小屋在北平南角,外头就是最大的一个市场,不过也没多少人选择去市场买东西了。美国的情报局告诉阿尔,这位美人在下午茶时间通常都呆在屋...

黑手党AU


金钱/好茶


注意避雷宝贝们



————



    那是琼斯家族的小少爷第一次听到他。



    大少爷风尘仆仆从外地赶回,为了敷衍精力旺盛的弟弟,非常不耐烦地随便讲述一个短篇故事,一边加上“蠢货”的前缀、一边赞叹那个男人,小少爷最后挠挠脸,虽然他真的很想听,但是亚蒂的怒火比起故事来说,还是被禁食汉堡比较可怕。



    困得睁不开眼的大少爷说,那个、北边的华裔王姓家族、那个蠢货大少爷。据说他曾经是中/国的哈……政治犯,逃到这儿来,而...

Tea.

国设

红茶会

洁癖党注意避雷


>>>>>>


  绿茶很烫手,虽然清香味道很好闻。阿尔弗雷德更加喜欢可乐的味道,现在这间房屋原本的主人站在客厅内,泡好的绿茶砸在他脸边的墙上,碎溅的陶瓷片刮得他有些疼,还有几滴茶水在便服上晕开深色的水渍,温度还未降下,有些刺烫。阿尔弗雷德只见过一次亚瑟这么生气,而只有一瞬:当他向他坦白自己内心的欲望,发誓自己会离开他的时候。


  那次亚瑟也在喝茶,拿的依旧是金丝花纹的陶瓷茶杯,边口出是一圈绿色的装饰。他的手敲着桌面,表情一点也不惊讶,只是盯着阿尔弗雷德额头翘起的头发,最后教养更胜一筹。所以亚...

纠缠不清。

红茶会。

洁癖粉注意避雷!

看看时政觉得是时候发出这篇文来辽。


>>>>


  王耀没有来参加会议,让他们很诧异。弗朗、亚瑟齐齐看向伊万,伊万也很疑惑,照常王耀哪怕弃权都不缺席,出勤记录也是满勤。


  会议开始在九点整,也不是只有他们四个,亚瑟没法跟阿尔说话,中/国的代表在悄悄跟翻译说什么。开始后,剩下的内容无非关于中/东地区问题、能源危机与贸易关税之间的问题,结论是他们完全没法统一,总要伤害谁的利益,明面上和和气气,背后阿尔出门的时候撞了伊万一下,差点把自己撞倒。


  “中/国先生为什么没来?”走出门,阿尔在一盆常青树前,双手叉腰站在...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