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抽到赫拉格不改。

北平三两事。

*长篇

*美食、金钱、好茶。

本章主好茶,金钱开头——




王耀没料到阿尔弗雷德·琼斯也会来,这个新兴大国的年轻人,穿着时髦到王耀理解不了,戴个算命瞎子会戴的墨镜,吹着口哨踏进门槛。


他甚至不会说中文,不过也无所谓。


亚瑟、弗朗西斯都不会中文,他们执拗地选择说各自的语言,让衣冠楚楚的翻译员来分别翻译给王耀听;阿尔没有选择带翻译员,他本身就与“肃穆”不搭杠,他只是来看看让亚瑟和弗朗能吵三天三夜的美人儿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

这间偏颇的小屋在北平南角,外头就是最大的一个市场,不过也没多少人选择去市场买东西了。美国的情报局告诉阿尔,这位美人在下午茶时间通常都呆在屋内,一个陷入繁忙战乱的国家,似乎不需要什么人来代表。阿尔来的下午天气正昏暗,远处还有不间断的枪声,似乎在进行什么屠杀活动。


他一句话没说,为了让王耀听清远处密集的枪声。


王耀放下手中精致的茶杯,闭上眼。


届时阿尔才意识到这东方美人儿的美,他容貌好看但不过常见,是在他闭眼一瞬间泵发出的倔和不服输,既然无法改变这个局面,他选择接受并为此虔诚地感受,与他的人民一同受苦。


亚瑟作为骚包的英国人送给王耀不少礼物,各式各样的东西,王耀无一例外要不把它们送回,要不随手给街上某个穷苦人民——反正他不需要这东西,还能给人当点钱财来。


王耀睁开眼:“你怎么还在这?”他嗓子十分哑。


阿尔摇摇头表示他听不懂,他走到王耀面前,门外微弱的光照进来,阿尔的影子遮住了王耀一半的脸,正当他疑惑的时候,这个人高马大的美国小伙蹲下来牵起他的手,在上面烙上一吻:“No matter who you are or what you represent,I think I will love you,sweet。”


王耀显然听懂了,但他并不惊讶。


“It's impossible。”他说,熟稔到就像口语一般。


“How many people did you reject like this?”


阿尔笑着站起身来,军靴捻了捻地上的烟头,王耀仰起头来看他,发尾落在肩膀上,他的表情说不上惊异,但是对于这个家伙突如其来的热情还是有点不适应。


阿尔站起来的原因很简单,亚瑟站在门外,冷漠地盯着他弟弟的背。


“Before you learn Chinese, I suggest you not to harass him.”(在你学会中文前,我建议你别来烦他。)亚瑟经过阿尔时冷冷地警告,他左眼戴着片单片眼镜,随后又笑着往王耀那边走,王耀也不是瞎了,一瞬间这个英国绅士展现出来的霸道劲他能看出来,亚瑟也不遮不掩:“耀。”


“今天有什么坏消息交给我?”王耀笑起来。


阿尔出门前,他看见王耀突然变了气势,锋芒毕露。


“你对那小子未免太柔和了。”亚瑟避开话题,有些醋味。他穿着一身军装,眼神直愣愣地盯着王耀的眼睛,他最喜欢这双眼睛,不论任何时刻它们都清澈,哪怕在床上。


“你也没有第一眼就告诉我'我会爱上你'。”王耀翘起腿,右胳膊撑在桌上,“谁都喜欢热情似火的美洲虎。”


“在它没有扑向你喉咙之前。”


“啊哈,”王耀笑,朝亚瑟勾手指:“过来,甜心。”


王耀没说自己听得懂英语,也没说自己听不懂,只不过都是阿尔自己的揣测。亚瑟眼神暗了暗,扭过头去没有走过去,王耀总是知道哪点是他最喜欢的地方,亚瑟最喜欢王耀的舌尖,跟隔壁那个色情的法国人不一样,他最喜欢看王耀微微吐舌头的样子。


“我真该操死你。”


亚瑟走到王耀前面,弯下腰来亲吻他的脸颊。


“我真该把你勾引我的样子发给胡子混蛋,”亚瑟在他耳边低声说,“抬起腿,narcissus。”


“嗯——”王耀喟叹一声,“别告诉那个小子我会英文。”


亚瑟发狠地咬了他一口。


“别吃醋,我现在属于你。”

评论
热度(22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