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抽到赫拉格不改。

摸个AU。







  我兴冲冲穿上夹克衫戴上墨镜冲出门的时候,王耀正在跟我那混账哥哥有说有笑地往前走,在枫叶大道上,风吹起几片枫叶,我当时真的很生气,不是因为他害得我没有吃到汉堡,也不是没有睡够四个小时。于是我冲到他们面前,瞪着王耀让他们分开。




  “……呃,”王耀立刻蜷起胳膊,在我和亚蒂之间来回看,最后在我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说抱歉,茫然地离开了。亚瑟想上去追,眉毛都往前跑,我拦住他不给他走,质问他:“你说了今天我跟王耀玩的!你个混账!”




  他立刻皱眉反驳:“你自己不珍惜怪我?别拦我,白痴!”我没给他走,身高方面我非常自信。我俩一边打架一边往家里跑,我把他掼在草坪上,亚瑟撸起袖口拿了根木棍,我们正要开战的时候王耀的妹妹路过,我条件发射朝她笑笑,她像发现什么一样加快了步伐。




  那天我打得胳膊紫了一大块,吃饭的时候亚瑟还拿汤勺的顶端戳伤口,我告诉他再这么做我就把他女装的事情告诉王耀。他威胁我如果我敢说他就把我八岁还尿床的事情告诉王耀。这个混账!




  这个小镇上所有的小孩几乎都是孤儿,除去特别几个,但到底亚蒂是我哥,我没办法说点他什么,学他翻了个白眼睡觉去了。




  我踏进校门,一切又都不对。所有熟人都看着我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我也没多担心,自顾自往耀那边走。他看见了我,今天他头发微微扎着,穿着一件T恤衫,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,温润又美丽。然后他妹妹拉着他跑了,我就举着给他买的礼物站在那,说实话我当时很伤心,一整天都是。亚瑟比我大一级,跟王耀是同班同学,他们课程比较忙,我只好百无聊赖地在课桌上画画,上课也没有听课的意思,不过老师并不在乎,弗朗丢给我一团纸条,问我怎么回事。




  什么怎么回事?我反问他。王湾总是时不时回头看我,搞得我有点毛。弗朗问我那事是不是真的,我问他什么事,他说你跟亚瑟吃醋那事。




  我发誓——如果我知道后来我一定会好好学阅读理解,我当时还以为是刚刚嫉妒亚瑟,词语不对也没管,一个人心情不好往往看什么都不舒服,我就说是啊。弗朗愣了一下,给我竖了一个大拇指。我也回给他一个大拇指。




  “我替我哥给你道歉啊,”王湾下课时候找到我说,她微微鞠了一躬,“他情商不高的,脑袋不好使,弗朗给我看了纸条了,真抱歉啊。”我看看弗朗,我知道这家伙扛不住姑娘,没想到比费里西还没有底线。我说没问题啊。这真的只是随口,好比一个美丽的女孩站在你面前说对不起昨天我没跟你约会,你也必须原谅她。




  她朝我笑了笑,我看着她的笑容,想起今天早上送给王耀的礼物还没给,就直接拎着礼物盒往楼上跑。一路上是嘘声不断,特别是来自基尔伯特的部分,他甚至拿着扫帚唱英雄进行曲。我是第一次敢光明正大来楼上,虽然我早就跟他们混得很熟,但我走到五班门口,还是不知道该放在哪。王耀不在,亚瑟也不在。




  “阿尔?”马修看到礼物愣了一下,“呃…他在四组第三排靠窗的那个……”我立刻跑过去塞进去,又光速离开:“如果他问起来,记得说是阿尔送的,但是他不让告诉你!”




  当天晚上回去,亚瑟坐在沙发上挥舞我的球棒,脸色十分阴沉,我心情挺好的,朝他吹口哨。我走进门的时候注意到他左边放着一个盒子——我的礼物!我问他,为什么抢我送给王耀的礼物!




  “你还好意思说,”亚瑟装模作样地挥舞球棒,“你送给王耀放在我座位上干什么?你还跟弗朗说我俩互相吃醋?!他今天一天都躲我远远的,一下课就跟伊万那家伙走了!”他翻了一个白眼,站起来咬牙切齿地说,“我限你一天之内给我解决所有问题,我、不、是、乱、伦,你喜欢我跟我无干,我一跟王耀解释,他就会用我懂的的眼神看着我……你必须解决。”




  晚上给王耀打电话的时候,好像是他弟弟接的电话,自我介绍叫王濠镜什么的,说他暂时出门了,大概要十点后才能回来,明天再来打电话吧。亚瑟吃完饭匆匆忙忙就出门去了,我现在打他电话也不接,十有八九出去野了。风在八点左右吹得越来越大,我躺在床上坐起身看了一眼,街道上树枝的倾斜程度来看,至少属于狂风级别,窗户吹得哐哐作响,还有几张社区传单飘过,我有点担心亚瑟,一阵狂风过后树居然折断了一部分,躺在街道上,我看得十分清楚。突然一阵慌乱的脚步,我从房间里蹿出去,亚瑟正在掸衣服上的树叶,而另一位正在脱鞋,他抬头看我的时候我想一边骂人一边笑——王耀!




  “风太大了,”他嘀咕,“明明今天报道是阴天的……阿尔,晚上好啊。”我说嘿,晚上好。亚瑟让我去把客房清理出来,这一时半会停不了,说着打开电视与收音机:政府建议不要出行。王耀穿得很简单,头发吹得凌乱,不好坐在沙发上,只有无奈地站着。




  “洗个澡?”我建议,“你像落水狗。”




  他笑了笑:“我更喜欢落汤鸡这个比喻……我没带换洗衣服啊。”亚瑟说,“你可以穿我的,我俩身高什么的都差不多,别拘谨,就当自己家好了。”我看看亚瑟,这是他这辈子最绅士的时刻了。




  王耀似乎觉得这不错,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捏了一下他的脸,他愣了愣,我可能在耍流氓,我立刻笑:“我一直不知道你和费里西哪个脸更软,今天试一试。”




  他没笑,有些严肃地看着我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