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抽到赫拉格不改。

Je taime



“……这不算爱,汉尼拔,这甚至都不算感情。”威尔坐在副驾,他茫然地盯着右侧行驶而过的汽车,“这是幸存者偏差所带来的,你没有体会过真正的爱,误把灵魂的信任当做它。你夸大自己的信仰与感情。”


“我不认为我存在虚假同感偏差,”汉尼拔若无其事地继续开车,“我有自己的判断,威尔,你只需要思考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否达到你心中所认为的'感情'。”


“'我们抛弃对方的一切罪恶,只欣赏对方的善与美。'——我对杰克这么说。”威尔在汉尼拔把视线离开道路前说,“…你总得给我时间去消化。”


汉尼拔笑笑,把车停到车库中:“我一直以为你知道,阿拉娜曾经常常警告我不要做什么出格举措,当然,这在她被蒙蔽双眼前。”


太阳光线微弱,车内顶棚的灯自动打开,威尔的侧脸照得很清晰,几天没刮的胡茬和刚刚猎捕时剐蹭的细小伤口,分别不是很清楚。汉尼拔一身西装加领结,嘴角只有裂开的小口子,他们就互相看着对方,试图从表情中读出什么来。


“我不确定,”威尔说,“这是实话。”


“不确定感情的真实性,”汉尼拔说,“还是我的话的真实性?”


“两者皆是。吊桥效应一直是难以逾越的难关。”


“我原认为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。”


“我们是同行者,而不是猎物与猎人,”威尔皱眉,“你对此认知偏差极大。”


“一山不容二虎。”


“那我落入你的陷阱了吗,汉尼拔?”


“这是双面剑,威尔。剖开我们职业本能和素养,把它们同复杂的理论与教科书知识一起丢进废物篓,我巡视自己的一切,但我发现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:不论我如何缝补世界的边沿,它们还在坍塌,而我作为世界中央,心脏却在为你跳动。”


汉尼拔如此说,他一定打过许多腹稿,并且一边又一边演练、学习,才在此刻,在如此温馨的灯光与密闭场景下带来沉重的压迫感,他试图掩盖自己有些动作的手。威尔转而靠在车门上,整个身体歪斜过来,面对面看向汉尼拔:“……我在怀疑你是否跟阿拉娜说过。”


“是。”汉尼拔没否认。


“我只是找不到话形容。”


威尔张了张嘴,最后放弃了:“把后车的食品搬上楼吧。”


他们同时打开车门下车,汉尼拔打开后备箱。


“告诉我,汉尼拔,”威尔站在汉尼拔背后,“你是不是还有Plan B。”


“……是。”汉尼拔把塑料布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抱出来,他直起身来直视威尔,那团物品暗红一片,隔多少层也能闻到血腥。


威尔没说话。


“我们有很多时间验证习得性无助理论是否正确。”汉尼拔笑笑。


威尔突然欺身上前,血腥味愈发浓郁,在他前胸的衣服贴上塑料纸发出卡啦的声音时,汉尼拔身体后仰,威尔伸出手勾住他后脑勺,把自己的唇贴上对方的,唇齿交融。汉尼拔有些诧异,但还是伸出手拍拍威尔的后背。


“放弃你的计划吧,”威尔在他耳边说,“莱克特医生,我们捆绑在一起,这是你处心积虑的杰作。谁也无法独活。”


>


我翻出了我多年没看的心理学的书,发现我他娘又得重头学起,说什么学了就记住都是鬼话,伤心欲绝💔


评论(1)
热度(28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