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抽到赫拉格不改。

又鸽了(痛苦)

这周一定更文(痛苦)

醉酒。

金钱组。


  阿尔喝醉后,他们才知道他心底究竟在想什么。


  美/国先生的酒量众所周知的好,只不过比某王先生差那么一点。他陪亚瑟去酒吧,后者醉得不省人事,还是阿尔好心扶到家,顺带用亚瑟的名义叫上外卖。按照他自己的说法:“每天晚上我都会吃炸鸡配啤酒啊!还有薯条、汉堡、可乐、火鸡什么的……不过德/国的啤酒很好喝啊!”所以他很少喝醉,醉得问什么回答什么,几乎没有见过,只是寥寥几次。


  这一次他已经开始嘀嘀咕咕说胡话,吧台高脚椅摇摇晃晃,脑袋旁边至少摆着十几个酒瓶,昏黄的灯光照在金发上,这个蓝眼睛的美/国小伙摘下眼镜,往酒柜上丢,额头被汗浸湿,头发黏在皮肤上。亚瑟跟...

我回来了!!!我好了!!!等我搞拔杯!!!!!!!

北平三两事。

*长篇

*美食、金钱、好茶。

本章主好茶,金钱开头——


王耀没料到阿尔弗雷德·琼斯也会来,这个新兴大国的年轻人,穿着时髦到王耀理解不了,戴个算命瞎子会戴的墨镜,吹着口哨踏进门槛。


他甚至不会说中文,不过也无所谓。


亚瑟、弗朗西斯都不会中文,他们执拗地选择说各自的语言,让衣冠楚楚的翻译员来分别翻译给王耀听;阿尔没有选择带翻译员,他本身就与“肃穆”不搭杠,他只是来看看让亚瑟和弗朗能吵三天三夜的美人儿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

这间偏颇的小屋在北平南角,外头就是最大的一个市场,不过也没多少人选择去市场买东西了。美国的情报局告诉阿尔,这位美人在下午茶时间通常都呆在屋...

看到篇热度高的米耀,ooc吐了,88

摸个AU。

  我兴冲冲穿上夹克衫戴上墨镜冲出门的时候,王耀正在跟我那混账哥哥有说有笑地往前走,在枫叶大道上,风吹起几片枫叶,我当时真的很生气,不是因为他害得我没有吃到汉堡,也不是没有睡够四个小时。于是我冲到他们面前,瞪着王耀让他们分开。



  “……呃,”王耀立刻蜷起胳膊,在我和亚蒂之间来回看,最后在我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说抱歉,茫然地离开了。亚瑟想上去追,眉毛都往前跑,我拦住他不给他走,质问他:“你说了今天我跟王耀玩的!你个混账!”



  他立刻皱眉反驳:“你自己不珍惜怪我?别拦我,白痴!”我没给他走,身高方面我非常自信。我俩一边打架一边往家里跑,我把他...

?我啥都不发都涨粉?

我哭了,有生之年我看到黑塔进全榜前三王耀是全榜第一,我哭了

我忘写耀诞了

1 / 7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